言之无物

我说的一切都是错的

有心理弹性的领导者

作为一个领导者,仅具备较高的工作效率是不够的。如果要让他人追随你,你还得是一位有心理弹性的领导者。每个人都会经历职业上的挫折,例如错失一位重要客户、在向高层管理者做报告时表现糟糕,或者错过升职机会。然而,最重要的是,你能多快地从这些负面事件中重新振作起来。我们大多数人把失败看作瘟疫,避之唯恐不及。而且,当真的遭遇失败时,我们还要狠狠地打击自己,给自己施加更多的压力。

心理学家现在了解到,战争和其他暴行过后的幸存者事实上可以经由这些负面事件获得成长和发展。这个结论可能与我们的第一感觉相悖。它也会让我们想起尼采的名言:“那些没有杀死我们的,会让我们更强大。”遗憾的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故事,而不是创伤后成长的故事,更能吸引媒体的眼球。积极心理学的研究者研究了创伤事件的另一面,即所谓的创伤后成长:受调查者反映,他们在经历一次悲惨事件之后的几个月或几年内发生了积极的改变。研究者会询问那些经历创伤事件的人们,在多大程度上同意例如“我发现我比我想象中更强大”和“我能够用我的生命做一些更好的事情”这样的描述,以此来衡量在他们身上发生的积极变化。

当感觉到压力、恐惧、无能为力时,我们特别需要心理弹性。我们在最低谷时,需要一些工具和技术帮助我们走出困境,有时需要给自己一个心理上的鞭策。在本章,你会学到如何改变思维方式,而不是改变做法。这三个工具,曾在数百次研究中显示其功效。它们是:

1. 培养学习型思维

拥有学习性思维模式的人,会把更多精力用于努力做事,发展自身能力。相信自己会投入更多的努力,会不断进步,并且不怕失败。 失败是必然的,成功是偶然的,

 2. 解读负面事件框架

“我——总是——所有事”框架
当一件负面事件发生时,问自己以下几个问题:

  • 我:是我引发这件事的吗?还是外部事件引发的?还是两者都有责任?
  • 总是:这种情况是不是总发生在我身上?还是只是一时的挫折,会有所改观?
  • 所有事:这件事会扩展到我生活中的其他领域吗?还是只是一个独立事件?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具有乐观解读风格的销售员没能拿下一个大客户,他很可能这样想:不是  我(“可能我没有在最好的状态,但确实有些事在我的可控范围之外”),不是  总是(“没错,我这次确实没能拿下这个大客户,但不意味着以后我拿不到”),不是  所有事(“好吧,我没能做成这单生意,但我仍然是一个好丈夫和好爸爸”)。

 3. 学习终止头脑中破坏性的自我交谈

有时现状看起来可能令人气馁。不过,如果花点儿时间来反思,我们可能会意识到,从前我们也曾面临过其他挑战,并且成功战胜了它们。我们有此类实例和证据。关注这些证据——在某个时期我们战胜了某个挫折或成功完成了一件难以想象的任务——通过收集这样的证据,我们就做好了解决目前困境的心理准备。心理学家把这种举证的技术称为“驳斥”。

当人处于低谷时,会把自己陷在那种情绪中,就算是知道走出来的办法,也不想去做。只是让时间去慢慢淡化那种情绪。为什么说时间是疗伤的最好工具,就是这个道理。但是作为一个领导者,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去疗伤,必须尽快的从低谷中走出来,让一切步入正轨。除了上述的方法外,还缺少一样东西,就是“勇气”。 这里推荐一本非常优秀的书《被讨厌的勇气》,这个寒假把这边书看完了,对我触动很大,里面一些观点会颠覆你的思维,但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有点“良药苦口”的意思。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