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无物

我说的一切都是错的

你只是在看,而我在观察

《你只是在看,而我在观察》

上图是我最近买的一个机械键盘,非常的紧凑,看了看左下角,没有发现Fn键,又看了下其他地方,也没找到。当时以为Fn没有设计进去。 有一次,需要用到Insert功能,它和Del共用一个键,就在键盘的右上角。 这下需要用到Fn键了,可左下角没有Fn键啊,是不是用其他键代替Fn了?最后问了买家客服才发现原来Fn键就在Del键边上,可我怎么就一直没看见呢?

我们只会找到,自己所寻觅的世界。
                           ——亨利·戴维·梭罗

有意思的是,当我知道Fn键就在Del边上后,每次我看到Del,就看到了旁边的Fn。 所以我们观察事物,靠的不是眼睛,而是大脑。如果大脑没有意识到,哪怕就在你眼皮底下,我们都会忽视它。

从眼睛进入的信息,大脑并不会全盘接收,因为信息量远远超过了大脑的处理能力。大脑会有意的过滤掉很多信息。哪些信息会被保留,哪些又会被过滤呢?依据就是“注意力”。也就是说,你关注哪方面,哪方面的信息就会进入大脑,而你不在意的东西,大脑会过滤掉,哪怕你看见了。就像那个Fn键,我大脑里的意识就是Fn应该在左下角,从没想过会放在右上角,所以注意力都在左下角。 即使我看见了那个Fn键,也被大脑过滤了。

你只是在看,而我在观察

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在看,并没有观察。
《福尔摩斯》作者道尔在自己最早出版的一本短篇小说《波西米亚丑闻》(“A Scandal in Bohemia”)中,用夏洛克·福尔摩斯自己的口吻阐述过,当华生说自己的眼睛就像福尔摩斯一样敏锐时,福尔摩斯反驳道:“你在看,但你不是在观察。这个区别很大。比如说,你有没有经常注意从大厅通向这个房间的台阶?”
“经常注意。”
“多少次?”
“啊,好几百次吧。”
“那么,有多少级台阶呢?”
“多少级?那我不知道。”
“我没说错吧!你并没有在观察,虽然你看到了。这正是我想说的。我知道,从大厅通向
这个房间需要17级台阶,因为我既看到了,也观察了。”

虽然我们常常把“看”和“观察”这两个词互换来使用,但是“看”还是一个自发和被动地将图
像映入眼帘的过程,而观察,虽说也是看,但是它是有意识的、仔细的而且经过深思的。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