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无物

我说的一切都是错的

发现缺失之物

站会上,我问了测试团队一个问题,对于同一个功能,为什么每个人记录的bug都不同?大家的反应很快,都提到了视角这个词。每个人看事物的角度不一样,对功能的关注点也不同,所以会导致不同的问题被发现。 我们身处在同一个物理世界中,但没有人能一模一样的描述出来。 其根本原因就是“视角”,“关注点”的选择。 当我们觉得功能测试完成时,往往需要加上“在我的视角和关注点下”这个前提。 当你忘掉自己,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会发现这个功能又有很多可完善的地方。

周鸿祎说过,自己在电脑前开始测试时,立马就会变成一个电脑白痴,然后拿着鼠标和键盘开始胡乱的敲击。 这种测试方式一般人可能会接受不了,但确是产品测试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为你永远不会想到最终用户会怎么操作。早期的电脑用户甚至把光驱当成茶托来使用,最后打电话给客服说我的茶托坏了,客服花了好长劲才弄明白用户原来说的是光驱。

“不断地从不同角度看问
题,不要给正前方的东西下定论,必须时刻保持角度变换”—-
这是二战期间的飞行员想出的一句话,这样做能够帮助我们找到更多的信息,更多的背景情况、看漏的情况、正确的路径,对方的真正意图,甚至是解救我们的那条路。

我们来看下世上最有名的艺术作品——米开朗基罗的《大卫》

《发现缺失之物》
人们经常用这样的形容词来描述他:强壮、英勇、放松、憔悴、沉思、和平,甚至是飘逸。16世纪的历史学家乔尔乔·瓦萨里这样写道:“再没有什么作品,能够看到如此放松的姿态,也没有任何作品有他那么优雅,双脚、双手和头部之间如此协调,他在艺术性的和谐、设计和卓越感上都无可超越。”艺术评论家写到他“传达了异常的自信”,是个“完美的男人”,甚至是“评判一个美男的标准”。

再换个角度来看下

《发现缺失之物》
塑像的平和、放松的印象就不见了。如果能从高处俯视他的话,就像米开朗基罗雕刻他时的角度,我们会看到一张充满紧张感的脸。他的鼻孔张开,眼睛睁大,眉头微锁。靠近看,他瞪眼的时候是专注的,可能也是忧虑的。实际上,一项全角度的电脑研究表明,这全然不是放松的状态,大卫身上每一块看得见的肌肉都是绷紧的。佛罗伦萨大学解剖学的教授评论说,这座雕塑的每一个细节“都由害怕、紧张和进攻的艺术效果构成”。

即使在相同的视角下,由于关注点的不同,大家的反应也是不一样的。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过,大脑会主动对看到的信息进行过滤,也就是说大脑会根据一定的标准,对信息做优先级排序,只有高优先级的信息才会进入大脑。为什么我们经常会有“视而不见”的情况发生,就是这部分信息被大脑认为是低优先级而自动过滤了。

我给团队分享了下面这张图,让大家讲讲看到了什么。

《发现缺失之物》
有人先说房子着火了,然后旁边有个农场,有人在买南瓜。也有人先描述了地上有很多南瓜,有破碎的,有完整的。然后提到小卖部,有人买南瓜,最后再提及旁边的房子着火了。有人甚至都没提到着火。接下来我提醒大家:为什么旁边的房子着火了,这个人还有心情在买南瓜? 大伙被我问住了,赶紧拿起手机又看了起来。 “喔,这个人穿的是消防服”,有人说道。 “消防队员不去救火,却在买东西,这不是真的着火,是在演习吧。” 这位同学抓住了重点,明白了这幅图的真相。

仅仅把信息列出来并不能看清事物的真相,甚至会曲解原本的意思。图中的消防员因此被人谩骂。同样,在工作还是生活中,我们不能仅仅是毫无次序地把所有东西就这么丢给另一个人,或者放入一个报告中。我们不能假定别人有时间、有意愿、有能力去分析从多种渠道扑面而来的堆积如山的大量信息。我们需要把这些信息做优先排序,不然别人就会自己排序,而这个排序可能会是错误的。我们需要确保重要信息没有被其他人看漏。

为了更好的整理信息,保证在任何情况下发现那些最重要的要素,可以使用“三叉提问法”,就是问自己三个问题:什么是我知道的?什么是我不知道的?要是有可能得到更多的信息,我还需要知道什么?

我们带着这三个问题,再来看下上面这幅画。

什么是我知道的:
1. 远处有个房子着火了,旁边驾着消防云梯
2. 有个农场超市,门口摆放着一堆南瓜,还有其他的商品
3. 广告牌上画了个大大的苹果
4. 地上到处是南瓜,有破碎的,有完整的。
5. 有人在超市门口挑南瓜
6. 这个人带着帽子,穿着消防服。

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1. 农场超市的老板去哪了
2. 房子为什么会着火
3. 着火的房子的人在哪呢
3. 驾着云梯,其他的消防员去哪了
4. 这个消防员怎么还有心情买东西?

我还需要知道什么?
1. 消防员为什么对火灾无动于衷?

当摄影师乔尔·斯滕菲尔德开着大众面包车驶过这个乡村的时候,碰巧看到了这情景。这幅著名的摄影作品发表在了《生活》(Life )杂志上,标题中,告诉人们的只有时间和地点:麦克莱因,弗吉尼亚,1978年12月。观众和那些批评家模样的人只看到了这张照片的表
面,他们咒骂消防员的无能,犹如当罗马城烧起来时,尼禄还在买南瓜。斯滕菲尔德在他职业生涯的后期才告诉人们,这幅图片只是对事实的描述——一次井然有序的消防演习,有位消防队员正在中途休息。要是有任何人当时跟进了最重要的这一点(一个在闲逛的消防
员),那么,就可以更早发现真相。

当我背着相机外出旅游时,经常会有意识的回头看看,背后的风光有时比眼前的更美好。 工作遇到瓶颈了,不妨先清空自己,让大脑启动新的视角,往往会有新的转机。 之前在群里看到的11路原则,就是对切换视角的最好诠释:

11路原则: 任何时刻当你发现无法学习或作出贡献,那么坐上你的11路,去别的地方。

如果大家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推荐阅读《洞察-精确观察和有效沟通的艺术》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