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无物

我说的一切都是错的

第一性原理——真知的基石(一)

原文地址:https://fs.blog/2018/04/first-principles/

《第一性原理——真知的基石(一)》

第一性原则思考法是还原复杂问题,释放创造力最好的方法之一。也称“基于第一性原理推理”,它把复杂问题分解成基本的元素,然后从头开始组装。也是自我思考的最佳方法之一,可以解锁你的创新潜力,实现线性到非线性的转变。

这个方法哲学家亚里斯多德曾经使用过,现在埃隆马斯克和查理芒格也在用。它让我们透过拙劣推理和不足类比的迷雾,看见别人错失的机会。

我不知道人们怎么了:他们不靠理解来学习;他们通过其他方式——生搬套或者其他。他们的知识是如此的脆弱。——理查德费曼

基础

第一性原理是基础的,独立存在的命题和假设。我们不能从其他任何的命题和假设来演绎出第一性原理。

关于第一性原理,亚里斯多德说过:
每个系统化探究(方法)里都有第一性的原理、原因或者元素,知识和科学通过获取它们而产生;我们认为,恰巧是因为我们获取了基础的原因,基础的第一原理,以及其他的元素,才得以了解一些事情。
后来,他根据这个想法定义了第一性原则:已知事物中第一基础的元素。

对第一性原理的探索不仅限于哲学家,所有伟大的思想家都在这么做。

第一性原理推理法去除了假设和惯例中的“杂质”,剩下本质的东西。是用来改善思考的最好的心智模型之一,因为本质让你看到类比思维可能会误导你的地方。

教练和小偷

我的朋友 Mike Lombardi(前NFL主管)以前经常和我在LA吃饭,一天晚上,他说,“并不是所有的教练都是真正的教练,有些只是小偷——偷比赛的人。”

我们在NFL看到的每一场比赛,从某种程度上说都来自于人的想法,“如果球员这么做会发生什么?”,然后去验证这个想法。从那时起,如果没有百万,也有上千场比赛被创造出来了。那是教练工作的一部分。他们评估技术上的可能性,以及其他队的弱点和自己队的能力,然后设计出对自己队伍有利的比赛。

教练根据第一性原理推导。橄榄球的第一性原则是:它们规定了你能做的和不能做的。只要不违背这条原则,一切都是可能的。

小偷的工作基于早已存在的模式。当然,他会做些调整,但大体上,他仅仅是复制别人已经创建的东西。

当教练和小偷都从同样的事情开始时,产生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对于在场边或者电视上看比赛的我们来说,这两类人没什么区别。的确,大部分时间他们看起来是一样的。但当问题出现时,区别就体现出来了。教练和小偷都有成功或失败的比赛。但是,只有教练能够判断一场比赛为什么成功或失败,并且想出调整的办法。教练不同于小偷,他了解比赛事先的设计,知道哪里会出错,因此他能轻松地保持方向正确。小偷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懂得无效方法和让对方发挥优势之间的区别。

在马斯克眼里,小偷是运用类比分析的人,教练是运用第一性原理分析的人。当你运营一个团队时,你希望是一个教练而不是小偷来掌管。(如果你是体育迷,你只要看看克利夫兰布朗队和新英格兰爱国者队之间的区别就可以了。)

我们都介于教练和小偷之间。我们采用第一性原则,也采用类比推理,或者两者兼用。

我还有个朋友Tim Urban,从另一个视角来解释两者的区别。他说这就像厨师和大厨。大厨是开拓者,是那个发明配方的人。他知道原材料,懂得如何组合它们。一般的厨师,运用类比推理,使用现成的配方,也会做些小小的改良。

第一性原理和类比思维的区别就像厨师和大厨的区别。如果厨师丢失了配方,他就完蛋了。相反,主厨懂得食材的风味特质和组合之道,他甚至都不需要配方。相比“知道如何做”,他拥有真正的知识。

权威

有太多的东西我们选择相信是因为一些权威人物说那是正确的。小时候,我们因为大人说“这是我说的”而停止了质疑(后面会讨论更多)。长大后,我们因为别人说“事情就是这样子的”而停止了质疑。这背后的逻辑就是“理解是可恶的——闭嘴,别来烦我。”这不是故意的或针对个人。好吧,有时是针对个人,但大多不是的。

假如你完全拒绝教条,你通常会成为一个问题:一个经常纠缠老师的学生。一个经常提问让你无法安心做饭的小孩。一个经常问为什么而导致事情变慢的员工。

当你不能改变思想,你仿佛已经死了。在沃尔玛接管之前,西尔斯百货曾被认为是不可摧毁的。西尔斯的失败在于看不到世界的改变。如果我们从不学习拆解事物,验证假设以及重新构建,就会陷入一个“别人这么说的”的困境中——被现有的规则束缚。当环境改变时,我们继续采用之前的规则,就好像一切照旧。

当一件事曾经带来很大的成功,现在要去改变它,就会变得超乎异常的困难。美国作家厄普顿·辛克莱贴切的指出,“当一个人的薪水依赖于他不理解的事时,让他理解这些事是非常困难的。”沃尔玛同样看不到世界的变化,现在正遭受亚马逊的攻击。

如果我们从不学习拆解事物,验证假设以及重新构建,就会陷入一个“别人这么说的”的困境中——被现有的规则束缚。当环境改变时,我们继续采用之前的规则,就好像一切照旧。

第一性原理推理法打破教条,消除障碍。让我们看到世界原来的样子,看到可能性。

归根到底,任何事物如果不是自然法则,那就是共同的信念,钱是共同信念,边界,比特币等等都是。

我们有些人天生对别人说的持怀疑态度。可能它和我们的经验不匹配。也可能它曾经是对的,现在已不再正确。又或者我们对事物的看法就是不一样。

“理解就是知道做什么” ——维特根斯坦

建立第一性原则的技巧

有很多的方法来建立第一性原则,我们来看其中的一些。

苏格拉底提问法

苏格拉底提问法通过严格的分析来建立第一性原则。这是一个严谨的提问流程,用来建立事实,揭开潜在的假设,区分知识和无知。苏格拉底提问法寻求通过系统化的方式得出第一性原理,这是它和普通讨论之间关键的区别。通常遵循下面的流程:

  • 厘清想法,解释想法的起源(为什么我这样想?我究竟在想什么?)
  • 挑战假设(我怎么知道这是对的?假如我反向思考呢?)
  • 寻找证据(我如何去支持它?根源是什么?)
  • 考虑可选的视角(别人会怎么想?我怎么知道我是对的?)
  • 检查后果和影响(假如我错了呢?错的后果是什么?)
  • 质疑最初的问题(为什么我会这么想?我是对的吗?根据推理流程能得出什么结论?)

这个流程让你不再依赖直觉,抑制情绪化冲动。帮你建立持久的东西。

“因为我说的”还是“5个为什么”

孩子本能地用第一性原理思考。和我们一样,他们想了解世界上发生的事。他们凭直觉,用一种家长讨厌的游戏冲破迷雾。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这里是一个在我家发生了无数次的例子:

该刷牙睡觉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要照顾好身体,那就需要睡觉。

为什么我需要睡觉?

如果我们从不睡觉,我们会死去

为什么那样会让我们死去?

我不知道,我们去查查吧。

孩子只是想理解大人为什么这样说,或者为什么他们想让他这样做。

小孩第一次这样玩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可爱,但对大多数老师和家长来说,最终会变得恼人。然后答案就变成了我妈妈经常对我说的:“因为是我说的。”(爱你,妈妈)

当然,我并不总是那么有耐心。打个比方,当上学迟到,或者一直旅行了12个小时,又或总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更多的事情时,我会变得暴躁,但我一直尝试不说“因为是我说的。”

人们讨厌“因为我说的”这种场景,主要有两个原因,在企业界也同样存在。第一个原因是它让我们感觉慢下来。我们知道想要完成什么,不想造成不必要的拖延。第二个原因是,在问了一两个问题后,我们经常会迷失自己。我们实际并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自己的无知,我们选择自我防卫。

记得在一次会议中,我问人们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认为这样是对的。起初,大家表现的很大度。在三个“为什么”后,你得到的答复变成了“我们会后再讨论好吗?”

试想下埃隆马斯克,理查德费曼,查理芒格会如何做?马斯克会创建数十亿美元的商业证明你是错的,费曼会把你当成一个傻子,芒格会利用你思考问题的缺陷来获利。

科学与其说是一门知识,不如说是一种思维方式。 — 卡尔·萨根

(待续)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